diamond mine

2018年08月02日

LOFTER6A2EEB4791ECE6B06818C6FCF3F8927D

衣不如新

在蚊子与汗交织的暑假,曾经想要写的学期末总结、下乡总结云云,没有一样完成了。

漫漫长假,竟然稍纵即逝,就像自己也想不到打死一只蚊子竟然会有一手鲜血一样。

其实有时候,也会想,就这样不好?何必强迫自己一定要这样要那样。

最终还要做不到,偷不到鱼弄得一身腥的挫折感。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想象上个学期,其实也可以想象成上一年整年。

传说中最美好的大二,就这样被自己玩坏了,看上去就像战后的废墟一样的不忍直视。

其实说玩坏还真的有点对不起自己,自己一直都在像牛一样的耕耘。

不,比喻不当了。

一直以来我都是用“妓女一样被耕耘”来比喻自己这难忘的大二。

虽然这段日子也是不妨回首,毕竟也是经历的一部分。

不过就不必写出来,哪有妓女有兴趣写自传的?


【淡淡交会过各不留下印】

那10天,我看到了双彩虹发源的地方,看到每天雨后刺眼的阳光,看到星,看到月。

经常在暑期开端下乡热潮的时候,那篇《哥哥姐姐求你们别来了》的文章就会转得沸腾。

除了隔靴搔痒地想要我们这些当局者,也就只能是让局外人知道这是个酸葡萄。

下乡肯定艰苦,没有饿过没有瘦过没有哭过的下乡,只感觉是虚度了时光,浪费了准备。

但每逢下乡我都那么积极,自己看还有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感觉。

有一个师弟问我,如果我不去,会不会后悔?

我的回答是,不会。

因为没有后悔的资本。

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在书里好像也是讲过差不多意思吧。

当看到由开始敌对,到后来的听从;由开始的不愿,到后来的不舍,一切转变都是喜人的。

但转变的代价,也是别离。

有个师妹问我,最后走的时候我们会不会哭。

我的回答是,应该会。

无论在脸上,还是在心里。

虽说一日千里,联系无间,但人走茶凉,渐渐地我们都在互相的生活中淡出。

流水落花,不来不去...


【宁愿任细水再长流 才怀念最欢乐时候】

假期是一种奢侈的日子。

有人一直坚持不能虚度,要打工挣钱,要实习积累,要旅行见识。

其实我说,也只能随缘。

机缘到了,就顺着去做应该做的事。

否则,就默默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轻罗小扇扑流萤。

一直耿耿于怀要做着做那,苦苦执着,最后还是两头不到岸,废了假期,苦了自己。

有时竟然觉得自己有心如止水的感觉,行坐都不觉得热,心静自然凉,原来真的可以。

唯有遭遇那些可恶的蚊蝇,也就只能再动杀念,一个假期,徒手拍了过百只蚊子。

还捣毁了很多积水,有种毁人宗庙,绝人子孙的感觉。


【擦光所有火柴难令气氛像从前闪耀】

又回去了,或者只有在学校,在宿舍才能静下来工作?

反正不论什么原因,既然师姐大限了一个假期,享受过了,就回来面对现实吧。

突然还有点淡淡的伤感,似乎跟我感情好的人都去了做交换生?

台湾、陕西、美国?一个比一个远。

叹人各有志,只能希望重逢的日子,大家依然笑靥如初。

还有上学期被我搞得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的各种关系,冷下来应该就淡下来了吧?

“人活着未靠感觉做人才可悲。”

唱得真好听啊,差点自己都沉醉了以为是对的。

昨天破天荒地买了件新衣服


看着新鲜的白色,果然是衣不如新...

这是一条生命线~

上了个非常非常坑的公选课,除了认识了几个人之外,暂时没有什么特别收获,

倒是被它坑得高潮迭起,以致于很语重心长地告诫别人,没事真不要招惹创业学院。


却被在一个昏暗的教室硬要说成是工作室,然后传销一样催眠人(传销什么样我不清楚应该差不多吧)

无声无气地在说些什么放松自己,或者我百毒不侵还是操劳过度?我只觉得困= =

后来出来了要画生命线,还是有一点点的趣味性,起码有个契机让自己回忆一下人生中的重大事件,

不过分享的时候就觉得好搞笑,有些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就这样阴差阳错影响到了现在

另:线上线下代表不同正负面的影响,(+)为正面(-)为负面


4岁(-)

被一只比自己高的狗扑倒在地上,人生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恐惧。

从此只要是狗,无论多大,我都怕,不怕也不喜欢。


7岁(+)

第一次在自然课上吹石灰水,从有无到有,再有到无,一吹就一节课。

从此就喜欢上这种奇妙的东西,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它的名字叫做化学。


10岁(-)

自己也忘了什么原因四年级数学就开始只有70+,然后就一直都这样。

从此不知道为什么恐惧数学,且自此数学没多少次上80(含折算),高考93依然正常发挥。


12岁(+)

遇上了影响一生的恩师,令本来平淡无奇人生的有了截然不同的改变。

自此喜欢上了教师这个职业,相信老师确实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且有了自己为人的风格。


16(-+)

被保送了,但是没有把好好握留在快班的机会,但是也不后悔。

认识了各种阶层的人,感受到了不同位置的人不同的感受,似乎对位置与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16(-+)

阴差阳错,选错了文理,一直都觉得,我还是比较适合读文科,奈何自己讨厌地理又偏爱化学,再者就是怕麻烦,也就算了。

从此踏上了跟一群没什么情趣的人一起埋头的日子,却也发现理科生有自己值得骄傲的情怀与乐趣。


18岁(-)

不可思议地久久不打篮球的我好不容易打了次篮球,挫到了右手的手腕,错信庸医医治不及时,留下了旧患。

从此握笔像锄地,本来就没什么笔风的字就更加猥琐,翻风下雨还隐隐作痛笔也握不稳,对于一个学生来说,应该没救了吧。


19岁(-)

报了华师,报了化环,越是生活久了就越是感觉一入侯门深似海,就像踏上一条不归路。

这是最懊悔的一件事吧,喜欢当老师,喜欢化学,但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学院,没有学术氛围,社团尔虞我诈,还有各种浮夸攀比造作成风的班委级委,在乎成绩但不重视学习,老师给分奔放而无谱,全华师最不适宜人居学院没有之一,曾为此懊恼沉沦一学期。


20岁(+)

遇到了一些琐碎的事,端正了心态。豁然开朗,之前的疑惑一扫而空。

那时开始到现在,心态变了看事物就变了,其实也还不至于过不去,日子还是照样的过。


21岁,未完待续....






真fdskjghiabidfckm的生日啊~

其实这个时间生日早就应该习惯了是寂寞的,谁会在喜事连连的春节记得一个无关重要的人的生日,

以往最接近春节的生日应该是某一年的年廿八,今年这种情况算是比较另类了。


一直都没有觉得手机的电是那么不合事宜,上一次就是难得有契机跟某个人聊上却偏偏遇上红电,

这次就是无声无息中它就自动关机了,破坏了我一直以来回零点短息的好习惯,

不过也罢,省得失望而归。

早上充上电开机,确实有点失望,或者说是有种寂寥的感觉,

寂寥的感觉,不是因为没人记得你,只是你在乎的人没有记得你

一直以来担心的事,似乎真的发生了,上一年那几个青梅竹马式的好友的短信,如果只是姗姗来迟的话,

今年却是真的没有等到,至少到现在23:47为止,没有。。


一早上就去了喝茶,本来也不是什么无聊的事,却发现竟然与座上的人距离那么遥远,甚至我连他们在聊什么都不知道,

很不和谐的拿着手机,并不是有心距人与千里,只是为了掩饰无人问津的无奈。

下午又是赶任务式的放亲友,这次去的地方是一直以来都喜欢的,所以心情难以抑制有点兴奋。

各种访友各种陪笑,演技派就是这么出来的,面对各种问题,很奇怪地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对我两老)你们也快了(抱孙)吧~”“差不多的了~(厚颜无耻状)”

“读华师了!?做老师以后有前途啊!”“难说,学化学的,危险啊~(忧心忡忡状)”

“女朋友很靓女啦?”“不够表姐漂亮~(确实表姐挺漂亮的)”

......(虽千万人吾往矣,先解决眼前尖锐矛盾,不要有后顾之忧)

(反攻阶段)“细路过嚟!今年几年级了?考试好唔好啊?有冇女朋友啊?你死了~(阴险状)”

经过一轮,完全游刃有余,倒是把两老吓得一惊一乍的。


说实话乡镇的住宅其实真的挺好的,又安静又干净,而且又宽敞,别墅真的有别墅的感觉不像市区的别墅畏畏缩缩的

除了那些向我从小吠到大的中华田园犬之外,一直还在吠个不停,一切都那么美妙╮(╯▽╰)╭

听着那些夹杂着江门话的新会话和夹杂着粤语的外海话,自己也不用太在意自己说得像新会话的坑爹外海话了

后来看到表姐,跟我女神超级超级的像,差点就认错了,唯一让我清醒过来就是表姐身材超好完爆某某~

一直以来拜年都没有拜到这一个表叔,所以一直以来都不知道有这么个表姐,超级nice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没错肯定没记错,今天唯一一个亲口说的“生日快乐”就是表姐说的,当然微信语音的不算的话。


满载而归带回了各种特产甚至有一条不知道为什么算是特产的咸鱼,然后我就陪着咸鱼在车后熏了一路。

本来家里庆祝生日一直都是过农历的,两老破天荒说要出去吃为我庆祝生日,一番拉扯之后还是拗不过就去吧。

或者被风吹了一天不仅头发乱了面瘫了连脑也残了竟然说想吃m记,

最后一家三口就煞风景地在一群青年情侣中间啃着各种鸡腿堡,囧囧有神


回来回信息回微博各种回,“谢谢哈[爱你]”这个量产的回复看得自己都心惊惊,算了微博不必当真

好了12点过了正式过了,21岁的步伐已经踏实了。

之所以一直都在耿耿于怀这个日子,确实是有道理,接下来的日子就真的应该和童真什么的诀别了

电子龙光子刀 之所以比 晓 高了一个层次,完全就是因为2100与2000的差别,这道分水岭,不可忽视

真***的21岁生日~以后的日子,要对自己好点吧...


ps:原来我的家族25岁后才遇上真正的另一半,是一种常态啵~

如今故事发展...

提早了一个多小时把最后的考试卷交上,静静地拿起提起包走出门外,

在门口 回了一下头,没有想象之中埋头窸窸窣窣的写字声,

踏出了考场的门口,门外的天空,颜色有点暧昧,是一种化学人也无法命名的颜色...

打开了封存的手机,弹出了各种叫不出版本的更新,似乎又是另一个世界。

一个学期,终于过去。

 

不敢肯定这是大学四年最难忘的一个学期,但至少可以在我回忆大学生涯时占了相当的分量。

这个学期原来这么快就过去了。

从接任到宣传招新动员工作工作工作到总结,从师弟到师兄的日子,还没来及适应,就已经适应;

从有效数字的修约突然到酸碱络合氧化沉淀滴定到分光光度,还没来得及细数就又要遗忘;

从碰坏的第一个锥形瓶口到几十页洋洋洒洒的实验报告,滴定管中的日月流逝得飞快。

这个学期那么漫长经历了那么多。

从内部整顿到加入新血的适应磨合中观察物色,每一眼都不敢看丢,日子冗长而重复;

每周整天的实验突跃的颜色瞬间变化,前后的报告不敢有一丝怠慢,闲适的日子一直离我很远;

家教的反复与学生家长斗智斗勇劳心来历,尊严与金钱的抉择比想象难得太多太多。

磕磕碰碰,终究是走过来了。

 

在2012的最后一晚,看着那个挤满了日程的日历,苦笑了一下,充实的日子,总有难以说清楚的感受。

在停课后的一天,撕掉粘在墙上的课程表,发现原来这个学期的星期五,一直没课,但我没有真正享受过;

认真学习 的口号,在考试月来临之前,一直都是响亮的;而真正到了考试月,又变得无声;

一个学期的学生干部,不敢说它挥霍了我什么,也不能评估收获了多少,只是有了羁绊,人就不会飞得迷途;

相识一年的人,始终没能在圣诞节之前见上一面,不想做的事,总能找到无数的借口;

美丽的误会,分隔的大洋两岸,交换的路并不遥远,希望日后,我们还能再见;

“家人,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你明白这个道理,我就没有用了。”在拒绝家长的时候,自己是怎么的心情?

 

时间的价值,或者在于它能让你明白什么。

考试月伪装学霸的日子,那种一直不齿的生活,却是如此的难忘。

当把书上一直不知所云的东西梳理清晰想明白,那些一直以来觉得不可思议的难题,原来只是理所当然

学霸是一种传染病,跟学渣的传染性不同,就如今天看到的一篇东西说的一样

人的认知像一个圆,当你懂的东西越多,圆就越大,而接触到圆外的就越多,就发现自己越无知。

当你远离手机电脑各种琐事,找一个安静的教室,孤独地,静下心来一天花8个小时来看书,

就会发现回来后在学一阵玩一阵的人口中喋喋不休的难题,原来你都会,你就更加心安理得的享受今天余下的时光。

虽然华师的考试众所周知是没有任何节操没有任何下限可言,众人在考前拿到上一年的试卷仿佛就可以升仙一般

多次的照抄上一年卷子都出题方式让某些取巧的人尝到甜头,但这样的风险,我不敢冒。

当那些自甘自认的学渣,对着那跳动的绩点就像病态的股民一样,而自己不为所动时,终于有种收获的感觉。

高中的日子已经是彻彻底底的浪费了,大学,还是要学点东西好。

很多科目已经过去很久,教育的科学与艺术,分析的思想,劳动法的实际应用,

还可以说得出用得上,我的这个学期也不算白过。

辅导员“绩点不是万能但没绩点真的是万万不能”,果然只是适合大多数的大学生。

在某一刻,对以前小邹口中“浮躁”这个词的理解,似乎有了一种顿悟。

 

经历,或许是会带来很多的感悟。

一直都是听别人说着家人是最重要的财富,人云亦云,一直都感悟。

直到阴差阳错去了家教一个小学生,见证了小学生的思想成长与家长的作用

不停地被孩子反感,家长猜疑,最后因为一个不知所谓的原因而被辞退,

不舍与叹惋,不仅为了一份工作,而为孩子的未来,也深深感受家长在孩子成长的路上无可比拟的作用。

家教,永远都比不上家长,特别是幼年的孩子,他们需要的不仅是知识,而是关注,来自家人的。

很庆幸,原来我的家庭是如此的幸福,每次的抉择,你们都在,不需要什么,你们在就好了

 

位置,或许会改变想法。

之前我是师弟,万大事都有师兄师姐,他们的庇荫似乎理所应当,自己的回应也可有可无;

如今我是会长,也是社联分管下的人,左右不逢源的位置,自己当时猜测的上位人物,每个都不简单。

面对着蛋疼的上级,总有一些不明觉厉的想法,又不时卷进各种组织的内斗外斗之中,压力原来可以这样来。

当撇开感情时,这些东西都是这么简单,互相设计也可以毫无保留,小社会的斗法,再弱也有余。

但当你的组织与你喜欢的人的组织摩擦时,这些没有余地的手段还可以吗?这种我连想都不愿意去想。

横向对比,发现这样的状况,原来非我们的学院特有但是我们学院特别严重,而凑巧又能被遇上,

纵向对比,发现这样的情况,历届都有但这一届尤为严重尤为扭曲,凑巧又被碰上。

十字路口的我,无法逃避,或者注定我要成为一名政客吧,但我真的不想,最难最险的就是人心,

传给下一届的,我希望是正能量,这样的内耗的活动,还是这些组织建立的初衷吗?

各司其责,不是最好的吗?有些可有可无的东西,有必要为了所谓的规模而硬要保留下来吗?

面对着充满了活力的孩子,顿感自己苍老,特别在一轮的明争暗斗之后,简直有沧桑之感。

感情是用来维系组织的,但只有感情的组织,只能是一个吃吃喝喝的组织,

对于“不近人情”的评价,我很喜欢,虽然你们或者不知道我知道了,

在工作中,没有强迫的命令,就没有强大的执行力,我始终不相信凭着感情大家就能搞好一个活动,

或者是我还没机会见识这样强大的感情力量吧?希望以后有机会证明我是错的。

我不敢强求半年后现在的人还能齐全地坐在一起里,思想是会随着经历而改变的,

正如自己当年想不明白退出学生会的人的理由,但最后做了跟他们一样的选择。

只是希望,你们还能让你回忆这一年时,觉得你是没有浪费了自己一年的时间。

 

缘分,或许是值得等待的

被女生说回短信不懂艺术“呵呵、哦”不离嘴,被基友说不把握机会跟女生独处

只想说,只是不喜欢的人,不是不想爱上人,没有必要去屈就。

给不了结果别人,就不要给希望别人,让别人喜欢上你,是要负责任的

很多提升自己的过程,注定是孤独的。风花雪月熬不出《史记》,合不成硝甘。

对自己喜欢的人,会有自己的用心。其他的,不时要唱一下,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缘分会来,虽然因为交换的误会错过了一段,相信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如今故事发展成就一个我,学会了生活能享受寂寞】

恶心的一个学期,结果应该还不至于那么恶心;

美满的一个学期,希望也会有一个美满的收场。

【无所谓了】

晚上突然之间起风 天气就又转凉了

在提醒我 是时候找个人十指紧扣暖一下手了么

光棍节了喔 突然发现情侣比光棍更加兴奋

原来真的 拍拖着的人能把所有节日当成情人节

而单着的 所有节日都只是差不多而已

 

每次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宿舍 迎接我的都是一片黑暗

会觉得真的真的是时候找一个 可以像那些男生一样在走廊上提着电话踱来踱去1个小时的人了

然后习惯性地扫描了身边的异性 再习惯性地说 “还没出现,再等等不急”

好不容易似乎有感觉的 总是在不适合的时候想起 适合的时候遗忘

然后就很愉快地 看着身边的分分合合 然后头头是道地从现象分析本质

久而久之 就成为了一名感情专家 身边的人有事 总是忘不了

然后自己就变得更加超凡 更加脱俗

再然后 姿态更高 也就无所谓了

 

看到某些女生 似乎没有了她的男人 就没有了她自己一样

现实觉得很恶心 很反感 然后觉得很心酸 甚至还有点羡慕那个男人

貌似还没有这么一个女生 愿意这么死心塌地地

 

或者是我的发展方式本身就存在缺陷

细水长流的感觉 对方或者真的不喜欢

爱有时差 当细水长流产生出回应的时候

或者这只是尾流而已 源头已经枯竭了

每次都很可耻地有这种感觉 总是被人觉得会是功败垂成

或者被人觉得玩弄了感情之后 不负责任地就淡出了

是我的不对吧 应该是的

 

有点点冷 还是上床睡吧

已经好久没有认认真真睡一个周末到自然醒了

似乎短时间内还是不会有 反正也习惯了

忙 这也是自己骗自己的一个原因?

算了 无所谓了...

又刚好 一年了

8月28日 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 因为——

就这样 来到华师已经一年了

回想起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 8-28注定是不平凡的

 

带着抱怨 拖着行李 被支得左转右转

这就是第一个8-28留下的最为深刻的印象

那一晚宿舍很安静 安静得 就向一年后今天的晚上一样

很尴尬地 锄大地 只是默默出着牌 似乎都在想着 自己的东西

 

化五男生部 确实很温暖 从第一天 到现在

如果对这个班有了感情 或者就是对这一群纯正得不能再纯正的屌丝的感情

第一个晚上 8个男生首次正式见面的情景 依然历历在目

这是无法伪装的诚意 毫无修饰的真挚

 

一年了 我也不知道我真正融入了 哪一个集体

班?级?女生部?外联部?

回忆起来 原来我一直都是那么孤单 一直都是再流浪

无论在何处 似乎都只是过客

自己可以全心全意 自然也可以虚与委蛇

别人可以对你有十二分的热情 自然也可以对你有零点的态度

即使看似已经落地扎根 其实 心在漂泊 我还是在流浪

 

被崇拜 被爱慕 被喜欢 被爱 原来只是这样

不解风情 只是风情未及深处 或者说 是未及 痒处

对于男女之间 总是有种 不痛不痒的 奇异感觉

似乎还是一年前 对自己下的狠心 实在 太狠太狠

狠得就像挖了一个坑 一直一直 都填不平

偶尔还会 绊自己一脚 满身伤

 

一年前我失去了几乎所有我珍视的东西

一年之后 我还在寻觅

一年了 幸好还有大家在

我的漂泊 始终 还剩点依靠

七夕 而已

呵呵 竟然那么凑巧 选在七夕这样的日子回校 惹来各种误会各种怀疑

不过 实在的 回到学校 也不过是一样 什么日子回去 也是一样

大扫除到晚饭都不吃 或者只是装出来的忙而已

晚上了 

空荡荡的大学城

空荡荡的楼道

空荡荡的宿舍

空荡荡的人


幸好外面没有庆祝的声音 没有情侣的亲昵 没有需要一对对出现的活动

才不会显得 原来一个人宅在宿舍 不是骄傲的孤单 只是孤单而已

看了一部很搞笑但笑不出的电影 喝了一杯很热但暖不到心的茶

这个崭新的夜晚 也快要结束了吧?


七夕而已 也不过是一个星期四而已

有情人 天天都是情人节 相反....

这样的日子 确实浪漫得有些可怕

微博上 交错着 各种甜蜜表白 还有 各种挣扎独白

而自己 却只在百无聊赖地 一遍一遍刷新

也算有收获 起码知道了为什么微博是“刷”的

呵呵 真不错


这段时间 看到某人发了些照片

还是那么美 那么灿烂 还是那么喜欢

原来自己的这些小小心思 

连一个的 自己一直都不为意的人 都看得清清楚楚

却还自己一次一次不厌其烦地把它一层一层包裹 

偶尔又一层一层地拿出来端详一下 

再一层一层地重新包起来

小心翼翼收起来


牛郎织女

时间应该快到了吧

好好珍惜剩下不多的时间了

呵呵 我又在担心别人了

呵呵 晚安吧...

我们还会再见的

从出发离开时最后打上了宿舍的总电闸

到回来之后第一时间打开总电闸

也不过是十一天

那么算上去相处的时间,

真的是不多不少刚刚十天


工作证上的照片,是我初三时候的

没想到那么的那么的嫩,以至于他们看着都觉得很搞笑

看到了他们,似乎看到了那个时候的自己,

那个时候,男生不会主动逗女生

女生也不敢去被男生牵手

男生们打成一片也毫无基情四射的感觉

女生一下课就团成一团叽叽喳喳

那年我们都还很年轻很年轻...


早起!早餐!教健美操!下班旁听防暴!

调研!采访!派发问卷!联系家长家访!

开会!总结!记录日记!准备明天教学!

我们很忙,我们很快乐...

因为我们有一群值得我们快乐的人


一天天睡前都在倒数

还有多少天就要结束,

完全不是那张期盼着结束一天到来

而是生命倒计时一样地希望自己算错了

时间还有很多..


他们精力实在旺盛,以至于我们已经没有能力陪着他们了

在最后的最后,歌唱比赛文艺晚会,他们的投入,已经足以感动我们

他们的成长速度,大大超越了我们预期

健美操、恰恰、古典舞、主持,

短短一两天,都可以达到上台的水平。

似乎明白了教师的乐趣,见证学生的进步,是多么欣慰的事


终于到了那一天,不用再倒计时了

送别会的那天,我们尽力了,尽力不让气氛那么的哀伤

可惜我们最终连自己都没有能够说服

我们中的不少,都已经哽咽了,

第一次控场那么失败

或者是成功吧


每个晚上在教室开大屏唱K拍微电影

在孩子们面前发火喷得狗血淋头的粤语合唱

晚会现场断电,不知所措被吓哭了的女主持

最后小可欣给我的那个大大的拥抱

……………………

细碎的记忆,断断续续的涌出

每个都还历历在目


我说过我不会流泪,

即使是最后上车前的一刻,我还是很相信,,,

没想到上车之后,回头看到小可欣已经红了的双眼

跟我挥手,对我说,“以后你要帮我化一次妆”

真的就没有忍住,,,


班主任们都收了很多的礼物,我的不多

就只有小可欣的一份和她的一封信

包装很结实,拆了很久终于拆开

当看到那朵折得很稚嫩的玫瑰花

想起了她拿着花纸追问着我怎么折的画面

再一次忍不住了...


虽然通讯不方便,手机QQ都还没有普及

虽然我是离那边最近的人,也要近3个小时车程

但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

因为我不会忘记你们

不会忘记可爱的你

怎么说再见?

其实早已经听说过,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这么急,这么突然

这么多年,已经忘了有多少个,或者是匆匆,或者不辞,然后就走失在人海之中


永远都理解不了,大洋的彼岸,有的是怎样的诱惑,

所以,永远都理解不了,那一颗颗向往外面自由的心

或者,就这样,就这样在这么一个充满不完美,充满不和谐的和谐过度

经历着一个又一个亲朋密友离自己而去,孤帆远影...


这么多年,也不知是你欠了我还是我欠了你的

反正我们都是这么斗着也是逗着过来的,没有勾心斗角,也没有那些小家子气

一直习惯你是正的我是副的,你在对外我在对内,你在前方我在后方

一直习惯了前方的道路有你的身影,后方的我心里都是踏实的

一直都是最佳拍档,无论何时何地与你合作都是那么顺心

或者是你惯坏了我,或者是让我习惯了这种顺心,

到了大学,彻底离开了你的影子,反而觉得没有了那种时间磨合出来的默契


没想到你就这样走了,留下了一个紧跟你身后的身影

或许我会怀念每次遇见你都没有好事发生的无奈,

或者我会怀念每次都跑不过而被踹一脚的无辜

反正习惯了,一时失去一时改变,注定是要难过的


在漫不经心的时候收到你要走的消息,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以至于打字的手还不由自主地颤抖,虽然还故作镇定打着讲笑的腔调

但还是按捺不住在聊天结束后到阳台前忘情地一声声大吼

似乎想要抒发什么,愤怒?怅惋?还是什么东西...

貌似只有上学期跟某个人聊过后冲出去洗键盘贴的那次才有那么失态


时间不多了,见面的机会更少,

或许这次再见,就是永远了

分别的时候

你教我

怎么说再见?